安定的墙头

囤积杂货地
近期:UDp,我团真好(抹泪)
产出和吃:薰多薰零晃;狮心;
新晋千秋迷妹,奏千已在产粮路上;
还有大家都会成为的蜡笔次欧吉桑,光光真可爱,陆上部love

不是很长的一篇故弄玄虚

太太你……你……我不就是之前亲情截图我欺负了小刺客……结果太太的爱与刀片就来的如此突然…………我吃……我吃……

 

 

九面風四方歌:

之前问卷答应盐太太 @安定的墙头 回学校后长——长的一篇肯定会喜欢的文——然后一直拖到现在还不是很长……_(:зゝ∠)_。而且连是不是幻刺都不敢确定了……

这里的脑补是,因为爸爸设置的安全装置的关系,刺客在进入迷之大陆时已经死了。但因为【私设】安全装置是装在灵魂上的,而刺客和幻象是一体两魂。所以幻象代替刺客走进了死亡,而已经消失的露娜也在死亡另一边把刺客送了出来。

最后幻象和露娜一起去黑暗里,刺客继续安定地战斗(。

这篇不能算原著向,因为脑补和私设实在是很多,后面估计也会被官方啪啪打脸。而且通篇暗喻,我流文风,估计会看不懂……所以当成我一个自嗨的脑洞看看就好,请勿较真。


*刺客开始在的地方是“limbo”,意为地狱外沿,这里引申成生和死的中间地段。



  


  


Limbo


刺客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他不能确定自己现在是否睁着眼睛,因为他感觉不到自己的五官和四肢,甚至连意识也有些混乱。那些虚无的漆黑一层层地向他包围过来,像要把他彻底吞噬在阴影中。但刺客本能地觉得这些黑暗并不危险,它们温暖而柔和,像母亲的子宫或者棺中的坟土。

不管是生是死都挺不错的,他想。

他早就该死了,初见时幻象刺的那一刀已经结束了他的生命。他也是时候死了,露娜莉亚在他面前微笑着消失,巨石碑已经打开而他无能为力,卢比纳特在他体内留下的安全装置也没有出现什么突然失灵的狗血情况——他是时候死了,无论是哪个时间、哪个地点都没有了他的立足之地,他唯一牵挂的人也在门打开后彻底失去了踪影。

刺客在自嘲地在心里笑了一声,任凭自己的意识漂流在无尽的黑暗里。这漆黑而安全的死亡深处没有任何声音,连心跳在这里都不复存在,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自己的一生。他甚至想象自己的身体摆出一个惬意的躺姿然后翘起了二郎腿,但这些也都只是他的想象罢了。多讽刺啊——在刺客的认知里他向来只是个普通的少年,这一点即使到了现在也完全没有改变。他只是为了夺回自己的命运在时空间旅行,到头来却连自己的存在都找不到了。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可悲的冒险家吗?一切行动都是被迫为之,甚至连生命都无法掌握在自己手里。

而漆黑的海只是温和地压着他,没有回答。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几分钟也或许是几十年——谁管他呢,在这种地方谁会有时间观念?就在刺客开始控制不住地想睡过去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推了推他的脊背。

这感觉很奇怪。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但他却知道有一只手在碰他。那只手冰凉而柔软,带着异乎寻常的熟悉。他几乎能想象出连着那只手的手臂是如何苍白、那只手主人的头发如何耀眼,和她最后消失前那个如释重负的微笑——

——露娜莉亚。

刺客猛地睁大了眼睛,却依然只能看见周围一片虚无的黑色。但他背后的那只手却一直没有离开,带着冰凉的温度和异乎寻常的执着将他向某个方向推去。

没有声音,没有光亮,只有背后熟悉的触感在推着他前行。刺客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那是露娜莉亚了,只有她才会这样什么话都不愿意说、只一味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从初见的逃亡也好,到后来的穿越也罢,露娜一直都像这样沉默地在背后推着他,让他身不由己地前行。

不过现在的刺客不会在意这些。他已经够身不由己的了,也不会在乎更身不由己一点。他只是好奇露娜莉亚要把他带到哪里,两个已经消失的人能做什么呢?在这一片黑里玩猫捉老鼠?

还没等他的胡思乱想结束,远处就出现了一点细小的亮光。那些柔软而温暖的黑暗像是被什么凿了个裂缝,从世界另一边透进来的光线在这黑暗中反而像一把利剑一样危险,刺客在被推向那一点光时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

露娜莉亚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刺客愣了一下,下意识抬起眼睑左右寻找,却依然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有那一道锋利的光在远处,像是在等待他踏进里面。

——睁开眼,看着前面。这里不是你应该在的地方。

换做以前,他肯定已经在腹诽为什么自己一定要照着她的话做了。但现在刺客只能努力正视那道似乎要把他的眼睛刺瞎的光芒,当他离得足够近的时候,那个凿开黑暗的人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现在刺客能看见东西了。他看见一身黑衣的男人用偃月刀像剥下一块墙皮那样剥开了一片黑色,但新的黑暗很快就又会涌上来填补这一块缺口,于是他只能守在这道光的旁边不停挥舞武器。

幻象站在那里。

从前他的敌人是怪物、是女神、是时间,是一切阻拦他寻找露娜莉亚的东西。现在他的敌人是这一片漆黑,是虚无,是死亡,虽然在敌人面前他渺小得不如一粒灰尘,但他依然放进了比灰尘更小的光。

但这些光对刺客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他在露娜莉亚的推动下摆脱了那无尽而温暖的黑暗,慢慢走到那道幻象割开的裂缝中。越来越强烈的光很快包围了他,刺客感到自己的周围在迅速地变冷变空,但他能感到自己再次拥有了身体——他从一片虚无的黑掉进了另一片虚无的白,而当他开始下坠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露娜莉亚的微笑和幻象永远轻蔑的表情。

“你不应该在这里。”

“你还活着,蠢货。我用了你的身体找露娜莉亚,现在我找到她了,这具身体就还给你。”

“我会和幻象在一起……”

“而你这个傻子要活着。”

……

一如既往的自说自话。

刺客看着那道渐渐闭合的裂缝,闭上眼睛苦笑着轻声喃喃。

“再见。”

 

 

*

当刺客再次踏在地面上的时候,迷之大陆的卢比纳特已经在等他了。


评论(1)
热度(23)
  1. Möbiusband九面風四方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安定的墙头九面風四方歌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你……你……我不就是之前亲情截图我欺负了小刺客……结果太太的爱与刀片就来的如此突然…………我吃…

© 安定的墙头 | Powered by LOFTER